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異鄉風流

2020-08-02 01:54:41


紅的、白的、黃的百花相互爭簇在庭院的四周、華燈高掛一片綿繡氣象,顯得這大戶人家氣派非凡。
這是我舅舅的家,不過比起我的老家卻又差了點,但是舅舅在這省城裡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富。他有今天的成就,也得要感謝我的爹爹。
爹爹以讀書人的身份改行做生意,沒想到卻大發利 。舅舅就是靠著爹爹的資金站起來的。
爹爹說讀書可以救國,但也可以成為大漢奸,但做生意就不同了,做成了可以使自己過得好一點,還可以幫助窮人家一樣是救國濟民,但行動上就較實際了,爹爹常常關內關外跑,一年總得進出個四、五次以上,現在他人在東北,大概一去要四個多月才會回來。
為時間上比較長,爹爹為了怕我這公子哥會趁他不在時,在家裡不學好,乾脆找個人來托我,於是爹爹就把我帶到舅舅府裡,他希望舅舅能好好看管這個外甥。於是我跟爹爹來到舅舅家作客,預備爹爹從關外回來時再一起回故鄉。
但是事得其反,原來舅舅平日忙於打點應酬,根本沒有時間理會我這個外甥,而且他本性跟我一樣是風流種,家要除了大妻小妾外,聽說還有不少丫頭跟他有染,我覺得他像個皇帝。
皇帝舅舅即然無暇理會我,這裡又是美女如雲,繁花如錦,我的公子本性自然無所遁形,幾乎可以說天天玩樂、夜夜風流了。
舅舅安排了兩個丫環服侍我,一個叫婕兒,一個叫晴兒,倆人皆是十八、九歲的小姑娘,而且生得一張姣嫩的面容,玲瓏多姿的身段,更是其他姑娘望塵莫及的。
有著婕兒和晴兒兩個美女服侍,我真是快樂似神仙,活像個小皇帝。昨天,晴兒因為鄉下她的阿媽生日過些日子七十大壽,晴兒昨夜跟我風流擁抱後已跟我告了假,今天一大早便打點東西回去了,大概十天后才回來。
「表少爺!你真好。」
「莫說我好呀!你孤身來此夠伶仃的,等你回來再好好服侍我就是了。」
「哎喲!好人兒,別逗晴兒,我依你就是。」
晴兒走後,今天一整天都由婕兒陪我。事先,我跟婕兒說好,等她忙完了事,要來找我,因為舅舅今晚有應酬,非搞得三更半夜才回來不可。
到了夜晚,華燈初上,婕兒看沒事兒便早早來到後院我住的那個廂房來幽會。
我住的地方,平常除了舅舅之外,就是婕兒和晴兒才有可能來。晚上舅舅外出,舅媽平日也不管我,這裡成為我金屋藏嬌的地方。
我洗完澡後,立刻將坑內的火升起,讓屋內充滿溫暖的感覺,因為我料到婕兒一定很快就會來。
果不出所料,沒一會兒婕兒來了。
等她把門掩好後,我走過去從背後將她抱起來,她咯咯的嬌笑起來,雙手勾住我的脖子,像小鳥依人般的偎在我懷裡。
我把她放倒在床上,準備要親她。
婕兒卻說:「哥啊!別猴急嘛,何不替我把衣裳褪去再來。」
我心想,抱著裸女親呼著總是比穿著衣裳來得刺激。
她瞇著媚眼,嘟著小嘴巴,嗯哼扭 著嬌軀,全身散發著誘惑的媚力。
於是我伸出手逐一將她身上的衣裳脫去丟到床頭,婕兒則替自己將一頭秀發挽到後腦勺上,然後重新平躺在床上,雙腿並隴,僅看到她肚皮下飽滿的陰丘。我用手抓著她的丘肉,她本能的嬌嗔起來。當我準備摸她的豪乳時,婕兒又不依。
「唔!寶貝,你又怎麼啦?」我仍然伸出魔爪在她的雙乳上一陣摸索,惹得她嬌哼浪吟不已。
「哎唷......嗯......表少爺......你也脫衣服......再來嘛......。」原來她不是不依,是要我解除武裝後再來親熟。
「來而無往非禮也,你也幫我脫吧!」說著我站到地板上,婕兒起身幫我解衣。
很快的,我的衣服已被她脫光,我赤裸裸地呈現在她面前。她站起來將我接住,倆人立刻熱情的吻著對方,她的雙乳頂住我的胸口擠壓著。接著,她吻我的脖子,嬌喘如牛的用丁香舌兒舔我的乳頭,右邊舔完後換吸吮左邊的。
「嗯......嗯......哼......」她的嬌喘不絕,肚皮壓著我旱已起的陽具。她的一只手先在我的卵蛋上搔摸,我的魂兒差點被她摸走。
然後她整個人蹲下來,手握著我的陽莖,先抬頭向我拋了個媚眼、浪笑著。
「我要你,寶貝!」她望著我的話兒,充滿性慾的期待,然後張開朱唇,慢慢把頭埋下去。
「啊!......」我忍不住叫了起來此時,我的陽具已被她含在嘴內。
「唔......唔......嗯......嗯......」她淫浪地吹噓套弄著,我全身的血液立刻飛奔,覺得整個身體熱呼呼,無形中增加了許多活力般的痛快。
含了許久,婕兒把陽具拿出來,然後用舌尖在龜頭上輕舔了幾下。
「舒服嗎?寶貝......。」
「呀!太棒了,婕兒喜歡嗎?」
「嗯!」她點頭示意,表示很喜歡陽具,然後接著說:「你且躺下,讓婕兒好好服侍你。」
我依她的意思躺在床上,她把我的雙腿大字分開,也不知她要用什麼花招。
她跪在我的雙腿中間,然後用一雙玉手先在我的肚皮上搔癢,接著摸著我的大腿,我已感到全身酥麻。婕兒接著左手握住我的陽具套弄,右手用指尖兒玩弄下面的卵蛋。
「嘻......嘻......」她淫浪的咯咯笑著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」我狂浪的叫了起來。
如此這般,婕兒低下頭兒,先含住我的陽具,嘴內「咕嚕咕嚕」地吮著它,接著換過手來套弄,便伸出舌兒去舔吮右邊的卵蛋。
「呼......呼......」我奇癢難耐,她好像知道我的敏感處,便把卵蛋含住嘴內吸。我無所適從,只好搖擺著身體,由她狂吮。
過了許久,婕兒把卵蛋釋放出來,媚媚地嬌嗔道:「它好凶悍,快給妹妹止止癢吧!」說著她就跪在床上,粉腿分開,兩手支撐著上身。
我仰躺在下面,先用手握住她一雙乳房,惹得她嗯哼浪吟。
然後吮著兩個鮮紅色的小紅棗。她立刻浪著身體,擺著肥臀,雙眸緊閉,嬌呼不停。
接著我順勢從她的肚皮雙腿一路用舌尖舔下去,她浪得更勤更淫了。我抱住她的粉腿一陣摸索,然後仰著頭看到婕兒的腿根地方,那水蜜桃汁般的淫水淌在她的陰戶外,兩片肥沃月灣稀稀疏疏長了一些陰毛,我用手指輕撩著婕兒的下體。
「啊......要死啦......好癢......嗯......哦......」兩片陰唇被我的指兒撩得起勁,向外微張,洞內又流了一些浪水出來。
「嘿!婕兒,你又下瀑布啦......」
「好哥哥,別逗我啦,快上來......我要你的寶貝來......啊......」
她顫抖著,兩座 腴的乳房也跟著搖搖欲墜的模樣,令人心魂艱懾。我底下那根寶貝到此地步已如鐵棒,那能再忍受?
於是我從她的腿根處爬了出來,然後跪在她的浪臀後面,手握住陽具對準她的膣 ,下體一沈,便滑了進去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呀........」她滿足的吟唱起來,然後我開始抽進抽出。
「卜啾......卜滋......啾啾......」浪水涓涓不斷,產生美麗的樂章。
小淫女這下可舒服,於是她狂妄地浪叫:「哦......雪......美......婕兒......上天啦......嗯......用力呀......干......唔......。」
「啊......我愛你......快......快插我......呀......噢......頂到...... 妹......花心......」
「親親......我的丈夫......我的爺......我的大將軍......哎......挺進........塞滿........」
婕兒的浪吟激起我狂熱的性慾,我雙手抓著她的蠻腰,用力的挺進抽出,她的屁股產生浪花,陰唇吸著我的陽具翻進又翻出。
我突然用力深插了十來下,每次都頂到她的花心,婕兒一陣狂浪呼叫之後,她身體突然一軟扒倒在床上,婕兒高潮了,水蜜桃內淫水汪汪滋潤我的龜頭。
此時,正是我性起的當頭,我無法停下來,於是把婕兒翻過來,讓她臉朝上,大字分開。
隨後拿了一個枕頭放在她的粉臀上,接著舉起她的雙腿跨在左右肩膀上,然後我雙手抓住她的玉手大臂上,雙腿跪夾她肥臀倆側,陽具便對著她的陰處,用力一推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..」她的整個肥臀幾乎懸空,她小腿已被我舉到她的頭部,如此插送的程度更深更徹底了。
十幾下之後,婕兒又被我插活過來,她雙手緊抱著自己的大腿,咬著唇兒,皺著秀眉又開始嗯哼浪吟起來。
「啊......干......死我啦......呀......用力......用力........親愛的......美......。」
「卜滋......卜滋......」這回的淫水更多了,我感到龜頭熱麻,由於使盡力氣猛插送,我的汗水夾背,渾身熟呼呼。
現在的她,顯然又被我搞得七葷八素,兩個鐘乳像蓮蓬搖湯著。我感到天昏地曷,不知所雲,畢起放落。
「呀......呀......呀......」 終於忍不住了,我把陽精放了出來。
我壓在婕兒身上許久許久,才慢慢清醒過來,婕兒起身幫我擦拭乾淨,然後又幫我放了熱水淨身 寒。 婕兒要走了,我捨不得。
「婕兒!不如晚上留在此過夜?」她欲言又止地..........
「你是怕被人知道?」
「嗯!要是被老爺知道,那可慘了,我來許久,恐怕老爺等下回來,就饒過婕兒吧!」
我也不勉強她,萬一舅舅提早回來被他知道的話,恐怕婕兒不被修理才怪。我讓婕兒離開,不過她離開之前,我又對她說......
「寶貝,明兒早早來,我可還沒吃飽呢?」
「哼!饞色鬼,得了便宜還賣瓜,看我明兒好好修理你。」後笑嘻嘻的掩門而去,她臨去之前還跟我伸了伸舌頭,媚著臉消失在夜幕之中..........
以後幾天,婕兒幾乎每天一次跟我相好,一直到晴兒從鄉下回來,又因為晴兒回來的這天,剛好婕兒排紅不能跟我辦事,只好讓晴兒獨領風騷了。晴兒回來時,還帶了許多她家鄉的東西讓我分享。

次日,我要晴兒陪我到城西的小山游耍,她是尊敬不如從命了。晴兒知道要去郊游特別興奮,臨出門前還特別打扮一番。
婕兒跟睛兒倆人平日服侍我,倆人宛如姊妹,婕兒並不因為晴兒要陪我出去而吃醋,因為這幾天婕兒獨自服侍我也心滿意足了。
午後,喝過晴兒準備桂圓姜茶後,兩人才心情開朗的雇了一部馬車西去。
到了山下,我取了兩塊銀子給馬車夫,並向他說「黃昏時候,你再來吧!」
「是!是!謝謝。」馬車夫很客氣。
馬車夫走後,我們順著一條羊腸小徑舉步而上,有一條小溪潺潺流著清澈的水,溪流旁蓋了一座財亭,亭的四周植有幾株松柏,顯然這是個幽雅的地方。抬頭望去,亭的上方寫著四個娟秀的大字「風流韻居」,這亭占的地幅不小,裡面還有一座小樓閣。
因為這裡隱蔽,看來少有人來到此地,可以說是別有天地非人間。我和晴兒皆很興奮,無意間發現這個美麗的仙境。
我們采野花、撈小魚、撥弄溪水相互追逐著,才盡興得回到「風流韻居」內休息。
兩人選擇一張石板凳坐下。石板凳平坦寬敞,足夠我們兩人躺下。
可是它卻堅硬令人感覺不舒服,兩人只好轉移陣地。後來到一處平坦的草地上,我把衣服脫下來墊在草地上,讓她先躺下來。
「表少爺,這真是一個好地方,如果不是因為你,恐怕我將來也不會有機會見到!」
「是呀!以後我會常常帶你出來見識的。」
她感動的依偎在我的懷裡,因為以她丫環的身份能夠如此清閑實在難能可貴此時,晴兒胸前的一對豪乳不經意的碰到我的胸口,令我產生想入非非的慾望。
「晴兒!我們來親熱吧!」
我摟著她的蛇腰,吻著她的粉頸,她的身體曲動幾下,抿了抿嘴角便閉上眼睛。直覺告訴我晴兒的需要,於是我開始替她寬衣解帶。而她也用小巧的玉手替我褪去身上最後的一件褲子。
此時此地,兩個人立刻成為一對野鴛鴦。
只鴛鴦不仙,在大自然中男歡女愛真是又新鮮又刺激,真是天空為我衣、大地為我席,我們熱情的擁抱著、喘息著,並不覺得寒冷。
我們四片唇重疊很久很久,我的一只手不停的摸著晴兒的大腿,直惹得她嗯哼不息。我滑下身體,雙手捧住晴兒如羊脂般的乳房。
「啊......哼......哼......。」我吮著她的乳房,貪婪而粗暴的抓捏著這兩團細如綿花的肉球。
她的美腿曲動不停,並且搖浪著下體。我的手慢慢地摸向她最敏感的地方。
飽滿的陰阜上,長滿陰毛,比婕兒的更密更浪,當我輕撥她的陰唇時,水蜜桃汁般的淫水從她的騷穴內流出來,我用手指扣著她的陰戶。
「哎呀!......呀......嗯......好癢......啊......」接著我又伸進去一只指頭。
「啊......別弄裂了呀......啊......輕一點嘛......。」
滑膩的淫水沾滴我的手指頭。如此摳摸了許久,我把她的雙腿分開,然後整個人壓在她身上,陽具頂著她的穴口。她急忙雙手環抱著我的背後緊緊地。
我用力一送,「咻!」一聲陽具便堂而皇之的滑入。
「哎呀......好撐......唔......美呀......。」
「卜滋!卜滋!卜滋!」用力頂了幾下,晴兒的淫水如流,唱起了曼妙的進行曲。
我采用九淺一深的功力,進進出出地抽著她的浪穴。
「啊......用力........頂吧,讓它深入,我求......求你......哦......再用力......呀......我瘋狂了......」
抽動了五十幾下,她的雙腿跟在我的肩上,我跪著,將身體往前傾,又用力 的干了幾下。晴兒雙眉深鎖,朱唇微張,香汗慢慢地流了出來。
現在我每次進退的距離都恰到好處,而且次次插到底直頂花心,睛兒沒命的狂叫著!
「啊呀......頂到花......心啦,嗯....哥哥......用力呀......美......親丈夫......我的......愛......太美......啦......嗯......愛......對......用力......呀......死啦!........。」
我猛力的搗了幾下,晴兒受不了雙手一攤流出淫水,身體還連連的哆嗦。停了一會,善解人意的晴兒坐了起來。
她讓我躺下來,然後面對著我用小浪穴套住我的大陽具起落的坐下來。
「啊......真美......喔......好脹啊!......」晴兒扭轉著大浪臀,塞在穴內的大陽具被她的花心一陣磨旋,龜頭感到一陣熱麻。我用手抓著她前面的一對豪乳。
「哼......美......用力......頂死......我......呀......豪乳......喜歡......你......浪穴......也喜歡......你呀......!」
「滋......滋......滋........」在她的狂浪中,淫水接二連三的狂流而出,她的浪態足以比美婕兒。我的手滑到她的浪臀上,享受著她的浪波。
「啊......呀......」我忍不住的叫了起來。
她知道我此刻舒服,更沒命的浪起她的屁股卜滋卜滋地套弄。
香汗滴落在我的胸 ,性愛的最高境界此刻突然發生。在她的淫浪之下,我突然忍耐不住,陽關一松,熱精便咻咻地 了出來。
旁邊的溪水,此刻正派上用場,我們用溪水淨了身,然後穿好衣服沿著來路下山,出了山 ,那馬車夫早已笑臉盈盈地迎過來。
馬車夫見到我們說:「公子,你們一定玩得很愉快。」
從他的眼神可以感覺出他好像知道我們剛才做過什麼事一般。
我再遞給他一塊銀子,才跳上馬車。「華夏府,煩駕了!」
此時,黃昏已晚,夜幕逐漸籠罩,馬車夫麼喝了一聲,鞭子打在馬屁股上,車子立刻往回程急駛而去,留下後面滾滾的塵埃..........
在「華夏府」舅舅的家裡,風流歲月中我渡過一段很長的時間,十月立冬的那一天,父親從關外經商回來。父親在此逗留了兩天后便帶著我回故鄉。
婕兒和晴兒哭紅著臉依依不捨,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,我留下了一些銀子給她們,希望她們早日結束丫環的日子,好好回鄉下生活,孝敬自己的雙親。
十一月中旬,我們回到了故裡。母親闊別丈夫跟兒子許久,見我們平安回來自然高興,當晚家裡特別辦了一次接風宴席,晏請各方親朋好友。
這以後回來的幾天,我仍然無所事事,當下便常想起在舅舅家的那段風流韻事。
父親見我成天混混不是辦法,於是透過朋友的介紹,幫我在縣府內找了一門差事。
父親說這是替以後當官鋪路,到縣府內當差並沒有一官半職, 是要讓我這大少爺磨 一番,否則將來不會成器。
「玉不琢不成器,反正你不想學做生意,將來反而成了敗家子,不如讓你弟弟來吧!」
於是我走馬上任到縣府內做事,起初非常不習慣,但自從認識我那拜把弟兄後,再也不認為當差是一件苦事兒。
黃善當差如出一徹,跟我沒兩樣。是比我稍晚,還算是我的徒弟呢!
由於兩人臭氣相同,很快成為好朋友,能言善道與體壯年輕是我們的本錢,我們很快成為當紅人物,並獲得一份閑差兒,專門替官兒送禮、送信接人、等人專司公關方面的事兒,而且常常出差外地,一住好幾天。
有一次我黃善到南方一處小鎮辦事,一住好幾天,事後覺得這地方山明水秀,尤其這裡的姑娘更是耐人尋味,更聽說那「雨天茶坊」內極具視聽娛樂之能事,便暗自找黃善商議,有遭一日,一定要再到這個南方小鎮。
一直到有一天,機會終於來,因為我跟黃善表現好,府特別「恩準」,放我們幾天長假,於是我跟黃善,決定利用這幾天的長假,好好到南方這小鎮一游,放假的頭一天,兩人興高采烈的起程,三天后,我們到達目的地,先在旅館投宿後,立刻尋訪「雨天茶坊」
那時候已是華燈初上,夜晚時分,兩人 了半刻時辰的光景,才問到茶坊。
當我見到雨天茶坊四個若大的字出現在我們面前時,便拉著黃善往裡面走,一進門,茶坊裡的夥計,便笑著向我們招呼,一個臉上有斑雀的妓女,見到有賓客進來,就扭著水桶樣兒的粗腰,急急的前來,裂嘴大叫「爺們,這兒坐。」突的又回頭叫起來「客人來喲!」便見一大群的妓女全走了過來。
黃善用手拉我「哦!世鴻,你看看那一個最美麗的。」說著,暗地吐了吐舌頭,我白了他一眼,便向那群妓女看了半天,見到一堆堆肥白肉,滿塗的一層厚厚的脂粉,紅紅的嘴唇,也就分不出美與好。
黃善已搶先說「這裡的雌兒真美,比北方的妓女好的多了。」說完,他先自打了個哈哈。
我可沒有答他的話兒,只是在出神地欣賞一雙小腳,喲!這一定是很柔軟,像粉一樣,否則它怎麼會這樣纖細?
我下意識的把手猛地一握,便聽到一聲「唉喲!」那雙小腳便跳了起來我以為真的把它捏痛了。原來是她旁邊的姐妹們,乘她沒有注意,把一杯開水燙到她手上。
她開始罵了,滿 吳濃軟語:「浪女子,誰跟你玩?」
對方也還罵了過來:「騷貨,你自不留神,手觸到杯子上,還要賴人!」
說得旁邊的幾個妓女也笑了起來。她一急,急罵道:「你們這淫婦,全是欺負外來的,哼!羞也不羞呀?」
那妓女站起來,用手指著她說:「我們是欺負你,怎麼樣?騷貨。」
她這時再也忍受不了,纖手一揮,「拍」的一聲便打向那個妓女臉上,還叫著一聲「臭女子」、「小淫婦」,響成一片。
還有那些看熱鬧的茶客,高聲叫著「打呀!嘿!打得真好。」他們這些人,就希望他們這群妓女,打得連衣服都損破,讓大家看看裡面的肉白不白。
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便把那些妓女拉起,將她扶到自己座上,她依在我身上,還不止的喘氣。
我抱著她的纖腰,低聲的問:「你叫什麼名字?為什麼她們偏要欺負你。」
她眨眨那雙大眼說:「我叫小涵,那些臭貨還不是為了我這一雙小腳,她們面貌又不如人,你大爺貴姓呀?」
我們這樣一問一答,可就把在旁邊的黃善冷落了。
我向小涵上下看了一眼,有著一張瓜子臉兒,端端正正的鼻子,柳葉眉、大 眼、水汪汪的嫵媚動人,全身透著幽香,這就當然要招人嫉妒了。她的衣領開得很低,低到只能蓋著那豐滿的大乳房,在燈光下,若隱若現的微微起伏著。
本來是很織細的腰兒,如今再加上一條紅色絲帶,緊緊的勒著,便覺得快要折斷了,這一來臀郜的肌肉,在細腰明顯的對照下,更加覺得肥厚得多了。
黃善呆呆的看著,微微張開了 ,茶也懶得喝,東西也不吃,就連別的妓女都不去望一眼了。
這時身邊來了兩個妓女,不由分說,一邊一個,用手便抱著他的頸子。
他一看,便粗暴地向那個妓女說:「嘿!你也不找一面鏡子照照,豬八戒坐飛機「醜上天去!」,還來拉客。臭貨,你當我是瞎子吃死蟹,只只都是好的嗎?」
那妓女給他一頓罵,只覺得羞愧難當,含著淚水,轉到另一張台子去了。
餘下那個妓女,臉上雖沒有麻子,但是有一陣陣孤臭味,薰天薰地的,把旁邊的小涵薰得掩著鼻子。
黃善並不怕狐臭,憑他過去的經驗,女人越是有狐臭,就越發騷的有勁。他只要夠風騷就好,而且自己身上也有點兒狐臭味,這正好,兩個人都是「臭味相投」的一對「臭冤家」哩。
黃善抱著那個妓女,坐在腿上說「你叫什麼名?」
她像棒兒糖的先是一陣扭動,粉臉貼了過去,以破銅鑼似的聲音:「彩虹。」
我一聽,隔著桌子說:「好呀!今兒個可熱鬧了。」
小涵拉著我說:「看你呀,我們妓院裡什麼都有!」我輕輕「哦!」了一聲,便又勾著她的粉頸。
突然,一聲尖銳的叫聲,壓過了茶坊裡所有打情罵俏的聲音,我吃了一驚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人命了?
連忙朝那發聲的地方望去,只見先前給黃善趕走那個麻臉妓女,在隔座被人抓著,按倒在椅子上脫她的褲子,旁邊還站有好幾個茶客,全都笑哈哈的,袖手旁觀,誰也不肯出來制止這種粗野的舉動。
麻臉的妓女掙扎不開,褲子被人脫了下來,露出一個又圓又滑、雪白的屁股別看她臉上長滿了麻子不得人心,卻有一身細皮嫩肉,那個碩大的屁股,圓溜溜、豐滿滿,結實實的也非常可愛哩,在掙扎扭動的時候,搖搖擺擺的更加令人愛惜,動人心魄。
這時,看熱鬧的茶客越來越多了,黃善莫名其妙的問:「他們脫她的褲子干什麼?」
彩虹說:「前些日子,豆豆給縣太爺打了十板屁股,便傳了出去,她的客人早就說要脫她的褲子檢驗了,想不到在茶坊裡出彩。」
小涵嘆 氣說:「這是和尚的不好,他穿了俗家衣服來玩妓,豆豆又不知他是和尚,等到兩人脫光了衣服,睡到床上,和尚的一根陽具插了進去她的陰戶時才知道這就沒法把他推下來了。有些無賴想敲和尚幾個錢用,和尚不買帳,他們便將她同和尚縛起來,送到縣裡,豆豆就得了個勾引和尚的臭名。」
接著她輕輕嘆了一聲,我忍不住說:「為什麼要當眾丟她的臉?」
我還想說下去,卻聽一個茶客怪叫「你們看!她的屁股現在還腫起來!」
另一個打著哈哈的說「我以為她的屁股怎會這樣大,原來是打腫臉充胖子。」跟著便發出一聲清明的巴掌,引得那些茶客全都笑起來了。
有個人在身上摸出十兩銀子,當眾說著:「各位,如果那一個有興趣出來跟豆豆玩一個後庭花,給大家看看,這十兩銀子,算是跟豆豆表演的賞錢。」
便見一個全身長了梅毒的無賴出來說:「列位爺,讓我領賞好了!」
便先拉下豆豆的褲子,再脫去自己的破褲,用手撥弄了幾下陽具,很快便粗硬起來,對著豆豆的屁股,一再用力往前挺進,直讓她殺豬一般大叫,豆豆給人按著,無法掙扎,只好乞求苦苦求告「爺呀!放了我吧,這可羞死我了!」
她的聲音雖是可憐,卻得不到同情,反招來四周一陣大笑。
黃善看這些人比禽獸還不如,忽地站起來說:「這成什麼世界?大哥,我們走吧!」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6408-3000:57釣魚,有山有水有美女
点击:7308-3000:56想不到一箭双鵰
点击:4508-2901:28晓奇的遭遇
点击:13101-1314:38直播
点击:5008-2901:29娇妻如狗
点击:10904-0519:33爱情与友情
点击:4508-2800:27人人骑人妻
点击:9602-1600:42直播男主角
点击:10408-3000: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
点击:2706-0700:18偷看父母做爱的经历1
点击:9011-2001:30家庭野战
点击:4308-2901:28强暴表嫂
点击:13102-2815:25对面屋的人妻
点击:21208-3000:57在美国带大陆游客找小姐的趣事
点击:6308-3000:55做化妆师的妈妈
点击:4208-2117: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
点击:5208-2901:29美艳性感贵妇人,迷人风情更销魂 完结
点击:2904-0300:28小男人
点击:4708-2901:28好儿子母亲强暴儿子
点击:7408-3000:56千万不要在家里偷情
点击:12406-0100:03霸宠绝美村姑完
点击:2607-2402:14被兩個女人玩
点击:7604-0419:55美少女调教06
点击:8008-2901:29当龟头插进姐姐下体的
点击:9812-2117:31妹妹你真好色!
点击:1209-1509:36更衣室艳遇.
点击:6908-3000:56奇葩事!!94年的小美女主动让我检查尿道!
点击:5308-2901:30偷摸阿姨的乳房
点击:11604-0519:48小婷婷的爱1
点击:1509-1509:37AV女郎奋斗记1~5
異鄉風流,给妹妹炮图图片,给妹妹破处故事,给妹妹受精,给妹妹洗澡 没忍住,给妹子性交
给妹妹炮图图片综合网,av天堂,给妹妹炮图图片网为狼友提供迅雷看看,影音先锋,暴风影音、吉吉影音、西瓜影音、快播电影、给妹妹炮图图片、影音先锋资源以及色情图片、色情小说、成人视频等海量色情内容。
TOP反馈